AG真人平台

2019-07-14 [集团业务]

  几个在外头疯玩儿了半宿的小孩儿跑来,买上几瓶汽水儿,一边正仰着脖子“吨吨吨“地喝着呢,一边还不忘斜着眼睛用手挨个儿把汽水儿从左到右捋一遍。

  待一排汽水儿都翻了个面儿,手里的这瓶也正好喝完,孩子们故意打出个巨大而响亮的嗝儿,相视大笑,还了空瓶儿给店家,又继续撒丫子上外头野去了。

  在北京,无论是去吃热气腾腾的涮羊肉、爆肚儿,还是在深夜街头撸串儿,最好的饮料搭配才不是可乐雪碧,而是印着雪山白熊logo的北冰洋桔汁汽水儿。

  只是,这个深入人心的品牌,命运却坎坷得很,历经改制、合资,甚至一度停产,从北京消失了15年。但人们从未忘记北冰洋,它在2011年复出之后,又轻松占领市场,成了北京人的夏日标配。

  在50年代至80年代末,北冰洋汽水可是人民大会堂国宴的指定饮品,还曾登上过1982年的春节联欢晚会,风头一时无两。(感觉什么饮料和82年攀上关系,都容易身价百倍呢。)

  这种类似啤酒却不含酒精的带气饮料,也让孩子们过足“大人瘾”:“咵嗒”起开一瓶北冰洋,瓶口腾起一小股白烟,仰着脖子“吨吨吨”地几大口喝完,打个嗝儿,对于孩子们(特别是男孩子)来说,有种假装成熟的骄傲感呢。

  在最辉煌的85-88年,每个夏夜里,在永定门外安乐林路22号的北冰洋食品厂外,北京的个体商贩几乎全体出动,蹬着三轮,或驾着小货车,等在生产线旁接货。北冰洋员工靠着三班倒模式,维持生产线小时不间断运转,却依旧供不应求。批发的长龙从厂门口排出至少两三百米,甚至能持续到第二天上午——小商贩今天拿不到货,宁可等上一夜,也绝不轻易放弃。

  在80年代,北京常见的汽水除了北冰洋,还有冰川汽水和天坛汽水,用的是人造香精和色素,业内行话叫“三精水”,算是不入流的低端汽水。但北冰洋不一样——它加入了真正的桔子酱和桔皮提取的桔油,因此,汽水本体是微微浑浊的,静置久了还会产生沉淀物,那其实是桔酱的析出,也是“货真价实”的代名词。后来,市场上一度出现过不少仿冒品牌,有些老北京甚至会对着汽水瓶子找沉淀,来判断它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北冰洋。

  1994年,正是招商引资大潮涌动之时,北冰洋食品公司不得不顺应趋势,与百事合资,成立了百事-北冰洋食品饮料有限公司,生产北冰洋汽水。可当时的百事,在国内市场影响力并不如北冰洋,甚至要通过搭售的方式来打开市场——小商贩批发北冰洋,要搭同等数量的百事可乐,单要北冰洋?没门。

  随后,外方逐渐追加投资,成了控股方,为了推广百事可乐,北冰洋遭到有计划的雪藏,产能大大下降,逐渐被边缘化。更何况,洋品牌可乐在改革开放时期,比本土汽水要受欢迎得多。洋快餐也在此时进入中国,那些窗明几净的快餐厅里,并没有北冰洋的容身之处。

  渐渐的,挂着手写“冰镇北冰洋汽水”硬纸板招牌的杂货店、摞得高高的塑料汽水格架子、等着换新的空玻璃瓶,以及踏着三轮儿叫卖汽水儿的小贩,都从街头巷尾消失了。

  北冰洋在1996年左右彻底停产,之后两年,百事-北冰洋公司也关门大吉。1999年,安乐林路的老厂房被拍卖,北冰洋食品公司则迁到了大兴。2000年前后,假冒的北冰洋汽水泛滥开来,真正的北冰洋,却早已销声匿迹。

  2007年,负责管理北冰洋食品公司的一轻食品集团和百事公司谈判,要求收回北冰洋,最终以“四年内不生产任何碳酸饮料产品”为条件,拿回了品牌经营权。

  由于停产多年,北冰洋的老团队早已解散,生产线也得重新搭建。但这都只是小事。最大的挑战在于,“北冰洋”这个牌子消失许久,又被仿冒货污了信誉,唯有找回老北京记忆中的味道,才能重振北冰洋的名声。

  团队在老厂的技术科档案库中,找到了当年的手抄配方,可原料不同,也没法还原出当年味道。老北冰洋用的是四川的“大红袍”红桔,作为桔汁和桔油原料,但当年的加工厂早已消失。团队曾试过用蜜桔调配,却完全不是旧时风味。最后,他们在四川南充找到了合适的红桔品种,又引进全新生产线和设备,解决了桔油和水不相融的技术难题。

  团队又挨个儿找到当时北冰洋的车间主任、老员工、老街坊,也找了年轻人、小孩儿,请他们逐一试喝,根据建议调整配方。旧时的“橙桔香气、气足沙口”是不可动摇的标准,在此基础上,还得符合现代人口味,将原先的合成甜味剂、色素弃去不用——你觉得你喝到的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北冰洋,但其实它已经焕然一新了。

  如果对瓶身上那只萌萌的大白熊Logo足够熟悉,你会发现,新一代北冰洋也对其进行了改进。

  90年代的大白熊,是线条粗放的木刻。如今的大白熊设计经过多次变更,维持了原先轮廓,但多了对神态的细腻刻画,形象变得更为温和。

  原先宽胖的汽水瓶身也变得瘦长了。瓶底加宽,有利于防爆,瓶身的凹凸颗粒则有效防滑。瓶底增加了一排“瓶口如有破损,小心划伤”的盲文,更是贴心的人性化设计。

  2011年11月,北冰洋以桔汁和橙汁两款口味在北京低调复出,尽管时值深秋,也未经大肆宣传造势,北冰洋第一批还是轻松卖出了10万箱。

  当那个憨厚呆萌的白熊又一次出现在夏天的街头巷尾时,当那些如橘子汽水般明亮、甜蜜的记忆又涌上心头时,当喝下一瓶又久违地打了个畅快淋漓的气嗝儿时,这个“北京的符号”又再一次回到了北京人的生活里。



相关阅读:AG真人平台